君山梧桐

看看文

最帅最燃的阁主,最近最远的深情——致《不负前盟不负君》

  先表白 @和风暖暖大大,其实我从来没想过给《不负前盟不负君》写评,因为自己的智商实在不够,除了会喊好看好看,好帅好帅,文中的那些悬念我几乎一个都猜不透。但自从第八章阁主重新登场,阵前一吻开始,整个文章越来越让人欲罢不能,每一章都又燃又痛。好看的我一边想摇旗呐喊wuli阁主帅裂苍穹,一边心疼的想仰天长啸哭都哭不出来。

  但为什么我还是最终动笔了呢?

  实在是这最新的一更又一次深深的让我触动。除了还是一样又虐又甜之外,我第一次看到了阁主幼时的一些记忆。

  我也看了不少黑鸽,但真的只有这篇不负是认认真真的考虑黑鸽性格形成的原因,虽然现在还不明朗,但明显是因为一些幼时的经历。是啊,如果阁主真的只是因为宗主自己作死就黑化了,那又怎么能称得上是通透呢?

  文章是由无数个悬念一步步推动的。开篇就提出了琅琊阁的问题,这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设定,所以一下子我就被吸引了。

“42年前,老阁主创办琅琊阁。他武功高深莫测,江湖、庙堂均有其暗桩,却无人知其来历。短短三年,琅琊阁的声望已无人可望其项背,大家竟不约而同的默认,你们能盘点世间英雄,评判国家大事。”

“且不说你们这么庞大的暗桩到底何时布局,如何运作,这么多年了,各国皇帝都换了好几个,可琅琊阁却始终屹立不倒。”

  后来,两人分开,甄平他们出事,宗主夜闯敌营,阁主一路飞奔,剧情有条不紊的铺设着。然后,就到了惊天的阵前一吻。

  这一吻真的是惊天地啊,如果有没有看过的,我真的强烈安利你去看,在第八章,看完不苏炸我给你跪了。

  这一吻气氛描写的特别好,一边是城内情况危急,宗主抱了必死之心,但却在心里担心阁主,心里问你在哪里?那时阁主一路疾驰,一人直冲城门一点没有减速,城墙上机括已起,弓箭蓄势待发。城内也是混乱一片,黎纲为了大局不得已弃宗主而去,他也在心里问蔺少阁主你在哪里?那时阁主飞奔上城犹如神祗。哎呀我的妈呀,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这边场景一切一换,画面感燃爆了。

  然后,就是那一吻了,真的苏炸了好吗,我想旋转跳跃不停歇啊!!!

  千军万马,强敌环绕之中,那名如鬼神般孤身闯城的黑衣男子,竟就这么,吻住了那个一脸错愕的青衫男子。

  这一刻,梦影雾花,似乎城墙的素壁青瓦之上也开出了莲花!

  这一刻,阳光晴好,似乎这苍莽天下铁甲赫赫也都只是浮云!

  这一刻,这一吻,恍若隔世!

  恍若,隔世!

  自此之后,翼城的所有情节都又痛又燃直戳人心,阁主一人独挑一城,伤重了,站不稳了,还要用自己残破的身体保护宗主,而且关键是,这个黑鸽的状态,这种杀伐果决的凶狠,真的是大写的帅裂苍穹啊!!我真的好想咆哮

  阁主虽然伤重还是用尽全力打碎山壁埋了那帮狗日的,但自己再也撑不住,坠崖了,当然宗主也立马下去了。

  这里阁主想到以前,那个誓言让我特别在意,而且想到这个誓言后,阁主笑着说这样也好,所以他其实已经有违誓了是吗?他也做好准备自己不得好死了是吗?不知道这个悬念什么时候解开,但感觉一定是个超大的虐点啊。

他日,我蔺晨若有违此誓,必身受天噬,永堕深渊,众叛亲离,不得好死!

  崖底,虐了宗主心,但我觉得真的好爽。哈哈哈,就该让宗主好好心疼心疼。

  然后最新的这一章,我真的是看的目瞪口呆。阁主保护宗主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本能,即使意识不清楚也下意识的去做,然后那些回忆,真的是虐点满满。

  就在我以为这章肯定是大虐特虐的时候,大大顽皮了,好像很意外,但是又理所当然的发了一颗糖。也许,他们都是只有在彼此的身上才能感到心安吧。这个梅花糕一吻,酥酥甜甜的,感觉前面所有的辛酸也都变成了粉红泡泡。不过,wuli阁主真的是好会撩人啊,受伤发烧都不忘撩人,把wuli宗主撩的真是一脸懵逼了,哈哈哈哈。

  还有结尾,噗哈哈哈,阁主太可爱了。

“梅长苏……”“是个混蛋!” “自私、固执、不听劝!”“愚蠢、天真。” “自以为是,自命不凡。”“不讲信用,满口嘴炮。”

  哈哈哈哈,怜爱宗主一秒,被说懵了。

“但是……

  但是什么呢?阁主没有说出来,宗主抓破了脑袋也想不出。

  但是,我们却知道。

  虽然你是个自私、固执、不听劝,愚蠢、天真,自以为是,自命不凡,不讲信用,满口嘴炮的混蛋,但是,我却喜欢你啊!

  但是我,喜欢你啊!

——

我今天食堂都没去,啃了个面包终于把这个撸出来了,大大我对你真是真爱啊!!所以,不要在意我写的乱啊,我是真的爱你,然后真的也有点智障,那些悬念都猜不透啊


我原本好像只是萌角色的,但看了胡歌歌的访谈彻底被圈了,怎么有这么好这么机智的人啊



谢谢你,赐我一场空欢喜——评《付与书人说》

 一直在追的 @和风暖暖 大大的《付与书人说》今天终于结束了,其实也算不上终于,因为文很短,7章也就完结了。可是这完结了,我却觉得那种悲凉真的实在是绕梁三日,生无可恋。

初读此文,只觉得视角很新,还很欢乐,以说书人为引子,从第三者的角度讲述靖王殿下不为人知的癖好。和风大大的文章脉络很清晰,主要是讲靖王经历过梅长苏几次“死而复生”(梅岭、悬镜司、九安山)之后,接到北境战死的奏报,于是入了魔怔一样不相信他死了,觉得他还是会跟之前的每一次一样,最后会回来。殚精竭虑的处理朝政,后来传位,从此踏上了没有未来没有方向的找寻之路。

通篇看下来给人的感觉是什么呢,就像是一个人拉着你在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静静地讲述一些过去的故事,让你觉得所有的危险和担心都没关系,很快就会柳暗花明,然后,你忽然发现身边什么都不见了,天地之间只独你一人,没有过去没有未来!

 短短7章,似乎写完了殿下的一生,就像大大说的,这文的视角是第三人的,没法从靖苏这两只的角度去写,按理说应该少了些震撼才是。但大大清清淡淡的文笔,漫不经心的诉说却比任何撕心裂肺更让人心痛。读完我才知道,这世上啊,有一种软刀子,那种疼,丝丝缕缕偏偏你还找不到伤口。

我文笔不够,说评谈不上,实在是怕玷污了和风大大如此美好的文笔和故事,但因为实在喜欢,所以想写些什么,大大文笔超棒,感觉每一章都会形成一个特别鲜明的画面,像是看戏一样,而且事件一个个的情绪递增,所以就说一下我看到的这几幕戏吧。【加粗为原文】

【启幕开篇】引文题,引主视角

在那段后世流传的传说里,苏姓书生以病弱之躯指点江山,独具慧眼看中当时正处下风的靖王,斗奸臣、翻旧案,成就一段君臣佳话……后烽烟四起,他又自请出战,献计献策,战死沙场,终得圆满。

其实,评书先生们有很多地方都说错了

这里,大大别出心裁,用了说书人这个梗,而且到文章最后,也又提起了这个梗,首尾相连,又契合文题,使文章形成了一个闭环。正如文章所说的,世上有多少惊心动魄,悲欢离合,最终都会变成说书人口中的一个故事。局外人可以听听一笑而过,可是故事中的人呢?他们却只能永远的被困在这场梦中了。

【第一幕戏】靖王东海归来,高价买弓欲送小殊作为礼物,却中途发现老者祭奠

从这里开始,以第三者,靖王殿下伴读林小刀的视角讲述殿下去东海捞珍珠,买礼物,到这都还是欢欢乐乐的,我甚至以为这文是个走糖的甜文。然后,忽然文风一转

“那是什么?”殿下皱眉。

买完弓后,殿下很高兴,颠颠儿的抄着条一看就没啥人常走的近路想快些下山。到了山腰看到一个老人在祭拜。本来也没什么,殿下却忽然停住了,指着那个小土包愣愣的问。

还有啥,一个墓碑呗,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定神一看,却见小径深处,不知名的野花一蓬一蓬开着,两侧树木郁郁葱葱,间或有风吹来,花瓣和树叶纷纷洒落,真是好不惬意!

然后,我看到了因为被打扰而怒视我们的老人,以及老人面前立着的小小墓碑。

林殊之墓。

我特别喜欢这种描写,以乐景写悲景,感觉很特别。老人愤恨的说林殊之后,靖王的反应我也特爱,挖墓什么的男友力爆棚啊,最后,这幕戏结束了,给靖王留了个特别深刻的画面

嘭——

那高价买来的弓掉在地上,激起的尘埃轻轻的漂浮在空中。

阳光从殿下头顶细密的树叶间洒落下来,从我的角度,甚至可以的看到那些细小的尘埃正打着圈摇摇曳曳。

那一刻,我恍惚间觉得,有什么东西,彻底的,永远的从殿下身上消失了。

【第二幕戏】靖王悬镜司得知先生死讯,内疚自责半天后昏了,醒来得知先生未死光着脚丫子跑去找先生

这幕戏是跟原著不同的,是讲苏先生用假死药换了乌金丸,当然,现在咱的殿下还不知道。然后内疚啊懊悔啊,这里的一连串对话都感觉特别棒。

 殿下没有理我,把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

“小刀,是我,是我做的。”他望向自己颤抖的双手,吃力的借力站起。

“他说过‘还有’……我竟然没有再多问一句?我为什么没有再问?哈哈哈,对了,阴诡之士,我觉得他是阴诡之士,怎会再问?”

文章里没写之前争执的事情,大大说那是留白,让我们自己想象。但就文里看这个争执估计是比电视里更为激烈的。因为殿下说当时几乎想杀了苏先生的,然后听到消息懵逼了

“现在,他死了!他真的死了!”

“他死了……”

后来殿下终于昏了,醒了之后知道是假死药又可爱的要命,披头散发光着脚丫子就去找苏先生了。看这章的时候,我真的以为这是甜文的说啊,最后结尾真的很温馨的么。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第一章的时候是先甜后悲,第二章是先悲后甜

“殿,殿下!”虽然我很想当自己不存在,但怕继续呆着更尴尬,窘迫的挠挠头,“那个,鞋子!”

殿下低头看了看,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白了我一眼。

咳咳咳

苏先生又咳了几下,但我分明看到他嘴角有抑制不住的弧度。

在殿下的怒视中,我递过鞋子快速的闪身出去。

临出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

殿下和苏先生俩人正低头闷笑,阳光柔柔的洒在他们身上,竟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让人忍不住的觉着,真欢喜!

【第三幕戏】九安山苏先生舍命救静妃,靖王失明

九安山的剧情全都超赞。灰鹞挟持了静妃,抱了必死之心,首先要靖王废了双腿,靖王孝顺自然要做,大家虽然都知道就算照做也救不了静妃还会白白葬送了靖王的前程,但不敢说。于是,苏先生又开始自己找苦吃了,说话难听,靖王自然听不下去,还推了苏兄两下,心疼死我了,苏兄又教唆静妃自绝,一边恶语相向一边趁机走近,后来舍命救了静妃和灰鹞一起掉下悬崖,靖王想跳被戚猛打昏。

靖王醒来后发现自己失明了,就是这几章,那种生无可恋的味道特别浓重,啊啊啊,我想全部贴过来啊。

“他会死吗?他,快死了吧?身子本就不好,又受了伤,还掉下悬崖……”

“那悬崖,深吗?你说,他掉下去的时候在想什么?”

 “你说,他的命怎么就这么不值钱呢?随随便便就能把它送给毫不相干的人,卫峥如此,母妃亦如此。”

他说了这么几句话,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已经瞎了,看到小刀内心的OS我也想吼他。

 苏先生他当然不是把命随便送给不相干的人,他都是把命送给你啊,殿下!

但是听到他淡淡的说“小刀……我好像,看不见了。”的时候,我又忽然心疼的不得了。后面他诉说着这些日子和苏先生的相处,我更是忍不住了,他应该也是那时候才意识到苏先生对他其实早就不同了吧,否则,才只有短短一年多的时候,哪有那么多能够回忆的东西呢?

不是能回想的东西多,只怕是你,每一刻,都去记住了吧?要是苏先生真的死了,景琰会怎么样呢?

“殿下,你怎么忽然就看不见了呢?”我不由自主的问。

“也许是因为……它不分是非、不分善恶、不分对错,要了,也没什么用吧!”

【第四幕戏】苏先生归来,靖王阵前坚定拥抱

这一幕的拥抱真的苏的我找不着自己了,可是后来回过头再看的时候,又觉得很伤心,这应该是他们最近的一次距离了吧。

 那日,一众兵将整齐列队,虽没有了春猎来时的气势,却因为近日一起拼死杀敌,别有一副肃杀的气氛。

 殿下从殿中慢慢走出,缓缓扫视了一下,然后快速走下殿来。

 一步,一步,又一步。

 开始还稳稳地,后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他走过皇上的御驾,走过娘娘的銮驾,走过一众亲贵大臣的车架,走过一列列整齐的卫队,走到一架灰色的,不显眼的马车前,停了下来。

 然后,忽然展臂,一把抱住了正要行礼一脸错愕的苏先生。

 这个路程,那么的,目的明确。

 这个拥抱,那么的,旁若无人。

而且,最妙的是,结尾殿下因为终于放下心中大石,居然就在这么庄严隆重的场合睡着了,特别苏,特别让人心疼。

 在这样一片铁甲肃穆,庄严隆重的境况之下,殿下居然,头靠着苏先生的肩,就这么站着,睡着了!

还有后面阁主和士兵们一起不约而同的过来,转身站在他们面前,形成一种保护的姿态,感觉很大气,那是一种男人之间情谊,不用言说。

【第五幕戏】靖王知道苏先生是小殊,醉酒自责

原著我没看,只说电视。电视里靖王跑去静妃那儿哭了一通,我其实总觉得情绪还不够,这里,其实也是简单略过的,但是也很明显可以看出靖王的懊恼和自责,想起自己之前做的事,这家伙该有多内疚啊。

“我就知道,他惯会骗人的,我小时候被他骗的还少吗?但这回,他比不上我了,我可厉害啦!你知道我干什么了吗?”他呵呵笑了,“我怀疑他,指责他,羞辱他,还险些害他丢了性命。”

“你说,我厉不厉害,厉不厉害呀?”

【第六幕戏】靖王不信先生已死,踏上寻找之路

这里到了大结局,因为前文的渲染,苏先生的几次“死而复生”,靖王的不相信其实也是有理由的,甚至我也这么相信,还觉着大大说不定会在结尾冷不丁的甜一下

“那年在梅岭,他们说你死了,我信了,结果你回来了!”

“那日在悬镜司,战英说你死了,我信了,结果你又回来了!”

“九安山那次,我亲眼所见,我几乎以为……可你,还是回来了!”

“这次……又想来骗我?你当我真的那么好骗吗?这次,我可不会再信了!”

于是,他一直不放弃寻找,他殚精竭虑的处理朝政,身体也都搞坏了,静妃不忍心了,让他去做自己的事。中间,大大写了好一段林小刀的视角,特别点题又首尾相连,感觉超棒。还有最后,景琰的内心独白,真是虐的人想哭都不知道怎么哭,全部我都好喜欢,所以贴出来。

我好像已经走了很久。

我一定是在寻找着什么,只是究竟是什么呢?我好像已经记不清了。

这些年,我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他们问我,你在找什么呢?我总是摇摇头。

他们好像很怜悯,没有目的没有方向,你要怎么找呢?找不到的,算了吧!

呵,你们知道什么?你们知道这世间有多大吗?你们翻过每一座山,淌过每一条河吗?我不急,还有很多时间,这世间那么大,还有那么多地方没有去,你怎么知道我就找不到呢?什么?你说我就算找到了也认不出来?不可能,虽然现在我记不清要找的是什么了,但只要我看到了,就一定认的出来!

这世间那么大,怎么可能会没有我要找的东西呢?

我一定能找到的,我相信!

是的,我相信!

其实如果结结束在这里,我也觉得很好,很悲凉的感觉,然而大大还是淡淡的给了个余韵悠长的结尾,其实我算是看出来了,大大就是喜欢以乐景写悲景,越是悲凉的事越用温馨的气氛去衬托。老人、孩子、乡间,总会让人感觉惬意,然而

“老人家,这是在说谁的故事呀?”

“靖王苏哲,先生面生,敢问贵姓?”

“我?呵呵……我叫萧景琰。”

“萧……你,你是?”

最终,故事结束于景琰孤独的背影,这个背景如此苍凉,让整个人的心情都特别的压抑。

曾经我真的以为的,看着大大欢快的简介,看着小刀时不时的吐槽,看着苏先生总是在危机之后很快平安,我曾经真的以为北境不过也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一定会平安归来,哪知道……总之,感谢和风大大带来这么好的文,谢谢你,赐我一场空欢喜!

大大对不起,我感觉我只是把你的故事用白话说了一遍,我特么捣鼓了半天到底都写了些什么呀,大大原谅我~~~~(>_<)~~~~